北京合成行装饰工程有限公司与诉何杰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 2019-10-12

(2013)碚法民初字第07631号

原告(反诉被告)北京合成行装饰工程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西城区四平园**楼**,组织机构代码74882056-X。

法定代表人侯优优,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戴杰,重庆中钦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蒋夏,重庆中钦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反诉原告)何杰雄,男,汉族,住四川省南充市。

委托代理人魏宗彬,重庆诚冠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徐建成,上海和华利盛(重庆)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反诉被告)北京合成行装饰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合成行装饰公司)诉被告(反诉原告)何杰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3年12月17日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晏晓丽担任审判长,由代理审判员王建金、人民陪审员傅晓东组成合议庭分别于2014年3月13日、2014年4月29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反诉被告)合成行装饰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戴杰,被告(反诉原告)何杰雄及其委托代理人魏宗彬、徐建成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反诉被告)合成行装饰公司诉称,合成行装饰公司与何杰雄分别于2013年1月23日、2013年4月18日签订了《重庆蔡家售楼部及一期别墅样板房装饰工程劳务承包协议书》及《重庆蔡家售楼部及一期别墅样板房新增负二层装饰工程劳务承包补充协议书》。合同约定由何杰雄负责重庆市北碚区蔡家组团东原·蔡家项目约2021㎡售楼部及一期别墅样板房的精装装饰工程以及新增样板房的装饰工程,合同约定承包总价分别为4250000元、720000元。合成行装饰公司依约根据何杰雄报送的工程量支付工程进度款,并结合建设单位提出的装饰工程整改意见要求何杰雄进行整改,但何杰雄通过重复进行装饰工程施工、将整改工作量虚报为正常工作量等行为导致合成行装饰公司超额支付其工程款。为维护自身合法权益,特起诉来院,要求法院判令:1、确认合成行装饰公司与何杰雄签订的工程劳务承包协议及补充协议无效;2、何杰雄返还合成行装饰公司工程款暂定为398845元,实际应退还金额以4500000元与涉案工程司法鉴定价×0.97之间的差额为准;3、本案的诉讼费由何杰雄承担。

被告(反诉原告)何杰雄答辩及反诉称,合成行装饰公司与何杰雄签订承包协议及补充协议无效的主要责任在于合成行装饰公司,且本案涉案工程已经竣工验收并投入使用,根据司法解释的相关规定,合成行装饰公司应按约定向何杰雄支付工程款并承担相应的利息损失。双方签订的承包协议及补充协议中约定的工程造价均为总价包干,合成行装饰公司要求根据工程施工过程中增加、减少、材料变更等进行按实结算并返还多支付的工程款,既不符合事实,也不符合合同约定,请求法院驳回合成行装饰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

合成行装饰公司与何杰雄于2012年9月底口头约定,合成行装饰公司将东源蔡家售楼部及一期别墅样板房装饰工程承包给何杰雄,合同总价为4350000元。2013年1月23日双方正式签订《重庆蔡家售楼部及一期别墅样板房装饰工程劳务承包协议书》,在协议书中合成行装饰公司为了照顾其原来施工班组的情绪,要求将合同总价写成4250000元,并承诺另外100000元工程款以奖励名义支付给何杰雄。2013年4月18日,双方又签订了《重庆蔡家售楼部及一期别墅样板房新增负二层装饰工程劳务承包补充协议书》,约定合成行装饰公司将蔡家售楼部及一期别墅样板房新增负二层装饰工程承包给何杰雄施工,工程价款为720000元。协议签订后,何杰雄严格按照双方约定完成了合同约定范围内的施工量。且在施工过程中,合成行装饰公司已签证确认的增量工程款165201.5元。在工程完工后,因2013年4月5日、4月19日两次下雨造成已完成的施工部位毁损,合成行装饰公司要求何杰雄对毁损部分进行修复,何杰雄在完成公司指定的修复工程后,合成行装饰公司对漏水修复工程款292943.85元进行了确认。合成行装饰公司出具的《蔡家东原劳务装饰结算》上注明的“施工现场电缆及水管搭设”费用15000元,合成行装饰公司应支付给何杰雄。因此,合成行装饰公司应支付何杰雄的工程款为5543145.35元(4250000元+100000元+720000元+165201.5元+292943.85元+15000元),合成行装饰公司已支付何杰雄的工程款为4500000元,合同约定的质保金为166294.36元(5543145.35×3%),合成行装饰公司还应支付何杰雄工程款876850.99元(5543145.35元-4500000元-166294.36元)。另外,因合成行装饰公司的原因导致工期延误给何杰雄造成的窝工、误工损失共计60000元。涉案工程竣工验收后,合成行装饰公司一直未支付何杰雄拖欠的工程款,故反诉至法院,请求法院判令:1、合成行装饰公司支付何杰雄工程款876850.99元,并以876850.99元为基数,按同期中国人民银行贷款利率计算利息,时间从2013年6月19日起至付清为止;2、合成行装饰公司支付何杰雄窝工、误工损失60000元;3、本案的全部诉讼费用由合成行装饰公司承担。

原告(反诉被告)合成行装饰公司针对被告(反诉原告)何杰雄的反诉请求辩称:1、合成行装饰公司已经超额支付何杰雄工程款,并不存在欠付工程款的事实。2、因双方签订的协议无效,合成行装饰公司只应支付因协议无效造成的损失,何杰雄主张的窝工、误工损失并不是因为协议无效造成的,且其主张的窝工、误工损失没有事实依据。综上,请求法院驳回何杰雄的全部反诉请求。

经审理查明:2013年1月23日,合成行装饰公司(甲方)与何杰雄(乙方)签订了《重庆蔡家售楼部及一期别墅样板房装饰工程劳务承包协议书》。该协议第一条工程概况:1、地、地址:重庆市北碚区蔡家组团、名称:东原·蔡家项目;3、施工内容和承包范围:3.1面积,精装总面积约2021㎡,其中售房部约898㎡、办公区约300㎡、A户型样板房约483㎡、B户型样板房约340㎡。3.2内容,地,地面铺装柱装饰,天花吊顶工程、室内栏杆、五金配件安装、大门门套、甲供材料搬运及布展。3.3给排水、电气、网络、消防应急布线等安装工程。3.4本工程不包含石材、墙地砖、墙纸、金银箔、木地板、皮革、装饰灯具及卫生洁具(除本工程条款外的材料设备,其他由乙方购置)。第二条承包方式为包工、包辅料。第三条工程造价:1、本合同承包总价4250000.00元(大写:人民币肆佰贰拾伍万元整)本工程造价为包干总价,建设单位与甲方增补/调整项目另行计算,其中:售房部225000.00元,售房部二层30000.00元,A户型样板房90000.00元,B户型70000.00元,弱点/应急照明/模型台/大门套10000.00元;2、如遇甲、乙双方签证认可的材料需代换及设计变更及其承包造价作相应调整,增加部分根据甲方与建设单位签证依据再实际结算。第四条工程预算及编制:本工程为按实结算。第五条工期:1、2013年1月30日前完成硬装施工并具备软装施工布置条件;按时完工并确保验收质量情况下在合同总价基础上奖励壹拾万元整。2、本工程工期条款责任按甲方与建设单位签订的施工承包合同工期执行。第六条付款方式:1、隐蔽工程完工、天棚吊顶形成、砌体及需做装饰墙面基层完成,由甲方确认月完成工程量,甲方以转账方式向乙方支付合同包干总价的15%支付给乙方为工程进度款。2、地、地面找平层完成棚完成、墙面完成,由甲方确认月完成工程量,甲方以转账方式向乙方支付合同包干总价的35%支付给乙方为工程进度款。3、饰面工程完成、灯具安装完成及成品安装完成后付本工程款20%支付给乙方为工程进度款。4、尾款27%及增加工程量部分的款项待工程完工验收合格后15天内一次性付清给乙方。5、工程质保金:结算后留结算总金额3%的工程款为工程质保金,质保期为贰年,满贰年后无质量问题且扣除应由乙方承担的所有费用后全部结清(质保金不计息)。第七条(一)甲方责任:1、向乙方提供施工图纸两套;2、保证施工现场“三通”(水、电、交通);3、及时拨付乙方的工程进度款。合同还约定了其他事项。

2013年4月18日,合成行装饰公司(甲方)与何杰雄(乙方)又签订了《重庆蔡家售楼部及一期别墅样板房新增负二层装饰工程劳务承包补充协议书》。该协议第一条工程概况:1、地、地址:重庆市北碚区蔡家组团、名称:东原·蔡家项目一期别墅样板房新增负二层装饰工程;3、施工内容和承包范围:3.1面积,A户型样板房负二层约261㎡、B户型样板房约141㎡。3.2内容,地,地面铺装柱装饰,天花吊顶工程、室内栏杆、五金配件安装、大门门套、甲供材料搬运及布展(除甲供及建设单位提供的材料设备外的全部项目)。3.3给排水、电气、网络、消防应急布线等安装工程。3.4本工程不包含石材、墙地砖、墙纸、木地板、装饰灯具及卫生洁具(除本工程条款外的材料设备,其他均由乙方购置)。第二条承包方式为包工、包辅料。第三条工程造价:1、本协议承包总造价720000.00元(大写:人民币柒拾贰万元整)本工程造价为包干总价,增减不作调整(除建设单位与甲方增加补充协议项目外)。第四条工期:2013年5月16日前完成硬装施工并具备软装施工布置条件。第五条付款方式:按工程总造价比例分三次付款:1、隐蔽工程完工、天棚吊顶形成、砌体及需做装饰墙面基层完成,由甲方确认完成工程量,甲方以转账方式向乙方支付协议包干总价的35%支付给乙方为工程进度款。2、尾款62%待工程完工经建设单位及监理验收后一次性付清给乙方。3、工程质保金:结算后留结算总金额3%的工程款为工程质保金,质保期为二年,满贰年后无质量问题且扣除应由乙方承担的所有费用后全部结清(质保金不计息)。合同还约定了其他事项。

2013年6月19日,涉案工程通过了竣工验收。工程竣工验收单的工程简要内容载明:“本工程已按施工合同的相关约定,完成了东原·蔡家项目售房部及一期别墅样板房精装修硬装工程施工图纸所包含的全部内容;并完成了一期别墅样板房A、B户型负二层装饰工程及其他增项、技术变更的全部内容;经验收组一致同意通过工程竣工验收,施工质量合格。”验收单另载明“合同金额12000000元,建筑面积为2021㎡,合同或委托单编号为东原蔡家-cqygs-CB.09H-2012-0081,工程开工日期为2012年9月26日,竣工日期为2013年3月”。合成行装饰公司已支付何杰雄工程款4500000.00元。合成行装饰公司认为其已超付了何杰雄工程款,遂起诉至法院要求何杰雄返还多付的工程款。何杰雄认为合成行装饰公司未足额支付其工程款、且未支付其因工程延期造成的窝工、误工损失,遂提出反诉。庭审中,双方均认可工程质保金尚未达到支付条件。

庭审中,合成行装饰公司举示付款凭证、转账支票、项目工程(材料)进度款申请表两份(其中工程名称为东原·蔡家项目售房部及样板房装饰工程的申请表载明累计付款金额为4000000元,工程名称为东原·蔡家项目售房部及样板房新增负二层装饰工程补充协议累计付款金额为500000元),拟证明合成行装饰公司已支付何杰雄工程款4500000元。何杰雄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对合成行装饰公司已支付工程款4500000元无异议。同时,何杰雄提出2013年9月30日的付款票据上的审核人为杨军。

庭审中,合成行装饰公司举示工程劳务承包协议书的施工内容和承包范围的确认说明、工程的设计变更及减少工程项目说明、工程的设计变更及减少工程项目详单、蔡家项目劳务减少工程清单表复印件、东原蔡家(售房部、办公室、A户型、B户型)装饰工程汇总表、东原蔡家装饰负二楼工程汇总表。拟证明1、涉案工程因变更及减少工程项目的情况,详见工程的设计变更及减少工程项目详单。2、合成行装饰公司与何杰雄就工程价款进行按实结算的行为,蔡家项目劳务减少工程清单表上是部分减少的工程;3、何杰雄所完成工程的工程造价暂定为4227995元,具体的工程造价以鉴定结论为准。何杰雄认为蔡家项目劳务减少工程清单表系复印件,故不予质证。其他证据均是合成行装饰公司单方制作的,真实性不予认可。

庭审中,合成行装饰公司还举示了现场签证单(施工单位代表签字并盖章处有邓桢的签字)、内部设计变更单、灯具订货合同、施工劳务承包合同、硬装工程结算明细、工程结算报审表(结算办理人为邓桢)、结算书(施工单位有邓桢的签字)、硬装工程结算书汇总表、装饰工程清单、重庆东原创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与合成行装饰公司签订的《东原·蔡家项目售楼部及一期别墅样板房精装修硬装工程施工合同》及《东原·蔡家项目售楼部及一期别墅样板房装饰工程施工合同补充协议》。拟证明1、重庆东原创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与合成行装饰公司通过签证增加的工程量只有因设计变更而更换灯具产生的增量工程,该部分工程款为79000元;2、更换灯具的采购和安装施工均不是何杰雄完成的。何杰雄对上述证据发表如下质证意见:1、《东原·蔡家项目售楼部及一期别墅样板房精装修硬装工程施工合同》及《东原·蔡家项目售楼部及一期别墅样板房装饰工程施工合同补充协议》的真实性无异议,但对其他证据的真实性无法确认;2、从时间上看,更换灯具的安装施工是在何杰雄完成施工以后产生的,故关联性不予认可。同时上述证据也不能证明涉案工程没有其他工程增量。

庭审中,何杰雄举示了增补项目汇总、签证单、增补项目汇总(签证部分)。拟证明:1、施工过程中增加工程量已经合成行装饰工程的签证认可;2、经合成行装饰公司确认的增加工程量的价款为165201.5元。合成行装饰公司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不予认可,认为项目汇总附件中只有杨军的签字,表上也看不出具体的项目名称,无法确认与本案有关,同时杨军也无公司的授权。另外签证单只有杨军的签名,施工班组一栏和时间上均是空白,无法确认与何杰雄有关,故该证据不能达到何杰雄的证明目的。根据双方签订的合同约定,合同外的增加工程量必须依据合成行装饰公司与重庆东原创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签证为前提。

庭审中,何杰雄举示了《关于蔡家项目装修工程预付款的报告》、工作联系函(表单编号分别为:蔡(合)-函-001至003、005-008、010、011、018、019)、石材发货结算单、工资统计表。拟证明:1、何杰雄组织施工队入场的时间为2012年9月27日;2、因合成行装饰公司的原因导致工期延误,给何杰雄造成了重大的损失,要求合成行装饰公司支付其窝工、误工损失60000元。合成行装饰公司认为:1、报告及工作联系函的真实性不予认可。即使是真实的,也是合成行装饰公司与重庆东原地产的联系,与何杰雄无关;2、石材发货结算单、工资统计表均是打印件,并无相关人员的签字,对真实性不予认可。

庭审中,何杰雄举示了《售楼部4月5日漏水损失报价表》、《售楼部及样板房4月19日漏水损失报价表》。拟证明:何杰雄在工程完工后,因非归咎于何杰雄的原因导致售楼部及样板房漏水致已完工的成品损坏。何杰雄根据合成行装饰公司的要求对损坏部分进行了修复,修复漏水工程产生的费用为292943.85元已由合成行装饰公司确认。漏水修复工程并不在双方签订的合同施工范围之内。合成行装饰公司称漏水导致已完工的部分工程损坏是事实,但是漏水工程的修复并不是何杰雄完成的。对《售楼部4月5日漏水损失报价表》及《售楼部及样板房4月19日漏水损失报价表》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不予认可。即使两份报价表是真实的,根据何杰雄之前向法庭提交的工作联系函(蔡(合)-函-015),也可以看出报价表是合成行装饰公司通过重庆东原创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向其他责任施工单位要求索赔的报价单,而不是何杰雄给合成行装饰公司的报价单。何杰雄陈述称其并未将该份工作联系函(蔡(合)-函-015)作为证据举示,因此该证据不能作为定案依据,且该函也证实了漏水的存在及漏水造成的损失为292943元。

庭审中,何杰雄举示了《蔡家东原劳务装修结算》。拟证明:因为何杰雄进场施工时,工地并没有保证三通,故何杰雄自己搭设了部分电缆及水管。合成行装饰公司的职工杨军、邓桢出具给何杰雄的结算单上对施工现场电缆及水管搭设的费用15000元已经予以认可。虽然,何杰雄对结算单上部分项目不予认可,但对现场电缆及水管搭设的费用15000元是同意的。合成行装饰公司对《蔡家东原劳务装修结算》的真实性、合法性均不予认可,认为邓桢、杨军没有公司的授权不能代表公司进行结算,公司对两人与被告私下的结算也不予追认。

庭审前,何杰雄申请证人邓桢出庭作证。邓桢在庭审中陈述:邓桢是公司的技术负责人兼预算。合成行装饰公司与何杰雄签合同时,双方谈好合同总价为4350000元,为了照顾原来的江苏班组的情绪,所以把合同价格定为4250000元,另外100000元作为奖金的形式达成协议。合同约定的是合同范围内的工程量为包干价,签证增加的工程量为据实结算,但签证要有合成行装饰公司与重庆东原创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签证为前提。合成行装饰公司与重庆东原创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只有一个换灯工程的签证。《蔡家东原劳务装修结算》上“邓桢”的名字是其本人签的。结算是公司老板喊杨军配合其办理结算的。关于漏水的事情,当时的项目经理罗锋、施工员杨军、何杰雄都跟邓桢谈过。因为当时工作太忙,邓桢就让他们自行处理。因为是外墙漏水导致的,是其他施工单位造成的漏水,所以邓桢就让杨军告诉何杰雄由其先做报价表然后报到公司,再由公司报给重庆东原创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由重庆东原创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具体核实。报价表的内容邓桢表示不清楚,结算表上的漏水30000元,是公司老板同意给30000元。

上述事实,有当事人的当庭陈述,承包协议及补充协议、竣工验收单、增补项目汇总、签证单、工作联系函、施工内容和承包范围的确认说明、工程设计变更及减少工程项目说明、付款凭证、转账支票存根等证据载卷佐证,经庭审质证,可以作为认定本案事实的依据。

本院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一)项规定,承包人未取得建筑施工企业资质或者超越资质等级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应当根据《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五)项的规定,认定无效。本案中,何杰雄作为自然人,并无建筑施工资质,因此何杰雄与合成行装饰公司签订的《重庆蔡家售楼部及一期别墅样板房装饰工程劳务承包协议书》及《重庆蔡家售楼部及一期别墅样板房新增负二层装饰工程劳务承包补充协议书》系无效合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条规定,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但建设工程经竣工验收合格,承包人请求参照合同约定支付工程款的,应予以支持。本案中,涉诉工程已通过竣工验收,因此,何杰雄可要求合成行装饰公司参照合同约定支付其工程款。本案结合当事人的诉辩证据和理由,将当事人的争议焦点确定为以下几点:一、合成行装饰公司是否已超额支付何杰雄工程款;二、合成行装饰公司是否应支付何杰雄100000元的奖励及增量工程款165201.5元;三、何杰雄要求合成行装饰公司支付其窝工、误工损失60000元是否应得到支持;四、何杰雄要求合成行装饰公司支付其电缆及水管搭设费用15000元是否合理,及该部分费用能否在本案中一并处理;五、双方争议的漏水修复工程问题能否在本案中一并处理。现将上述问题结合本案的事实证据分析认定如下:

一、合成行装饰公司是否已超额支付何杰雄工程款。

合成行装饰公司认为双方签订的承包协议及补充协议约定的工程价款为据实结算,且双方签订的劳务承包协议中虽然约定工程造价为4250000元,但在对协议分项费用进行约定时,各分项工程费用合计只有425000元,也能说明双方签订的承包协议对工程造价的约定是据实结算的。何杰雄实际完成的工程款并没有超过4500000元,故申请对工程总造价进行司法鉴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二条规定:“当事人约定按照固定价结算工程价款,一方当事人请求对建设工程造价进行鉴定的,不予支持。”在本案中,根据双方签订的《重庆蔡家售楼部及一期别墅样板房装饰工程劳务承包协议书》的第三条约定,《重庆蔡家售楼部及一期别墅样板房新增负二层装饰工程劳务承包补充协议书》第三条的约定及证人邓桢的证言,可以确定涉案工程的造价为包干总价4970000元(4250000元+720000元),建设单位与合成行装饰公司增补、调整的项目另行计算。虽然双方签订承包协议第三条对工程造价的约定中各分项工程造价合计为425000元,但结合双方签订的承包协议的整体内容及合成行装饰公司已支付的工程款情况分析,上述“425000元”应是笔误。因此,本院对合成行装饰公司据此认为工程造价为据实结算的意见不予采信。审理过程中,合成行装饰公司陈述其与重庆东原创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在施工过程中仅有关于换灯工程的签证,换灯工程也非何杰雄完成施工。因此,合成行装饰工程以涉案工程为据实结算为由要求对工程造价进行司法鉴定没有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合成行装饰公司尚未参照合同约定足额支付何杰雄工程款,因此,对合成行装饰公司要求何杰雄返还超付的工程款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二、合成行装饰公司是否应支付何杰雄100000元的奖励及增量工程款165201.5元。

因合成行装饰公司与何杰雄签订的《重庆蔡家售楼部及一期别墅样板房装饰工程劳务承包协议书》是无效合同,双方在合同中约定的工程进度奖金条款无效。因此,何杰雄要求合成行装饰公司支付其奖金100000元没有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合成行装饰公司与何杰雄签订的《重庆蔡家售楼部及一期别墅样板房装饰工程劳务承包协议书》及《重庆蔡家售楼部及一期别墅样板房新增负二层装饰工程劳务承包补充协议书》约定了工程造价为包干总价,建设单位与合成行装饰公司增补、调整的项目另行计算。在本案的审理过程中,何杰雄并未举示证据证明在施工过程中存在建设单位与合成行装饰公司对其施工的工程项目进行了增补或调整,故对何杰雄要求合成行装饰公司支付其增量工程款165201.5元,本院不予支持。

三、何杰雄要求合成行装饰公司支付其窝工、误工损失60000元是否应得到支持。

何杰雄认为因合成行装饰公司的原因导致工期延误,要求合成行装饰公司支付其窝工、误工损失60000元。本院认为,何杰雄举示的《工期延误期间人员工资统计表》仅是打印件,该统计表也无法反映何杰雄实际发放工人工资的情况。何杰雄举示其它证据亦不足以证明因合成行装饰公司的原因导致工期延误而造成的实际窝工、误工损失,因此,对何杰雄要求合成行装饰公司支付其窝工、误工损失60000元的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四、何杰雄要求合成行装饰公司支付其电缆及水管搭设费用15000元是否合理,及该部分费用能否在本案中一并处理。

本院认为,从邓桢与杨军给何杰雄出具的《蔡家东原劳务装修结算》中可以证实,何杰雄在施工现场搭设了部分电缆和水管。合成行装饰公司虽然认为公司没有授权邓桢、杨军与何杰雄进行结算,对《蔡家东原劳务装修结算》的真实性及合法性均不予认可,但其在庭审中提交的合成行装饰公司与重庆东原创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工程结算报审表》、《结算书》上面的结算办理人均是邓桢,且邓桢作为证人出庭也证实了《蔡家东原劳务装修结算》是公司授权邓桢与何杰雄办理的结算。因此,本院对《蔡家东原劳务装修结算》的真实性予以认可。根据双方签订的承包协议,合成行装饰公司应保证施工现场的“三通”。何杰雄为了工程施工顺利,代合成行装饰公司搭设的部分电缆及水管所产生的费用,理应由合成行装饰公司承担。在合成行装饰公司无其他证据证明何杰雄搭设的电缆及水管所产生的具体费用的情况下,何杰雄要求按照《蔡家东原劳务装修结算》上明确的15000元计算较为合理,本院予以支持。另外,虽然搭设电缆及水管不是何杰雄的承包范围,但该笔费用的产生是因为合成行装饰公司未保证施工现场“三通”的情况下产生的,且何杰雄搭设电缆及水管的行为也是为了施工的顺利进行,因此何杰雄要求该笔费用在反诉中一并处理,本院予以支持。

五、双方争议的漏水修复工程能否在本案中一并处理。

根据何杰雄自述,漏水修复工程是在双方合同约定的工程完工后产生的,且漏水并非因其施工存在质量问题造成的,该漏水修复工程并不是合同约定的施工范围。因此,即使何杰雄陈述的漏水修复工程存在,也是何杰雄与合成行装饰公司在完成双方签订的承包协议及补充协议之外另行建立的合同关系。而合成行装饰公司在本诉中提出的诉讼请求是基于双方签订承包协议及补充协议的基础上提出的,漏水修复工程与本诉并不是基于同一法律关系产生的,故,本院认为,双方争议的漏水修复工程不能在反诉中进行处理,对双方因漏水修复工程产生的纠纷可另案处理。

综上,在本案中,合成行装饰公司应按《重庆蔡家售楼部及一期别墅样板房装饰工程劳务承包协议书》的约定支付何杰雄的工程款为4122500元(4250000元-质保金4250000×3%)。根据项目工程(材料)进度款申请表的记载,合成行装饰公司已支付该协议项下的工程款为4000000元,还有尾款122500元未支付,该尾款的支付时间为工程竣工验收后15日内即2013年7月4日之前支付;应按《重庆蔡家售楼部及一期别墅样板房新增负二层装饰工程劳务承包补充协议书》约定支付何杰雄的工程款为698400元(720000元-质保金720000×3%)。根据项目工程(材料)进度款申请表的记载,合成行装饰公司已支付该补充协议项下的工程款为500000元,尾款198400元未支付,该尾款的支付时间为工程竣工验收即2013年6月19日后一次性付清;应支付的现场电缆及水管搭设费用15000元,该部分金额双方并没有约定支付时间,何杰雄要求从竣工验收之日后支付较为合理,本院予以支持。因此,合成行装饰公司还应支付何杰雄工程款122500元及从2013年7月5日起至付清时止的资金占用损失(以122500元为本金,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工程款213400元(198400元+15000元)及从2013年6月20日起至付清时止的资金占用损失(以213400元为本金,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

据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二条、第二十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原告(反诉被告)北京合成行装饰工程有限公司与被告(反诉原告)何杰雄签订的《重庆蔡家售楼部及一期别墅样板房装饰工程劳务承包协议书》及《重庆蔡家售楼部及一期别墅样板房新增负二层装饰工程劳务承包补充协议书》系无效合同;

二、原告(反诉被告)北京合成行装饰工程有限公司于本判决书生效之日起15日内支付被告(反诉原告)何杰雄工程款共计335900元及资金占用损失(资金占用损失具体计算方式为:从2013年7月5日起,以122500元为本金,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至本金付清时止;从2013年6月20日起,以213400元为本金,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至本金付清时止);

三、驳回原告(反诉被告)北京合成行装饰工程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四、驳回被告(反诉原告)何杰雄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本诉受理费7283元,由原告(反诉被告)北京合成行装饰工程有限公司负担。反诉受理费9172元、财产保全费4520元,共计13692元,由原告(反诉被告)北京合成行装饰工程有限公司负担5369元,由被告(反诉原告)何杰雄负担8323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上诉期满后七日内仍未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双方当事人在法定上诉期内均未提出上诉或仅有一方上诉后又撤回的,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当事人应自觉履行判决的全部义务。一方不履行的,自本判决内容生效后,权利人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申请执行的期限为二年,该期限从法律文书规定履行期间的最后一日起计算。

审 判 长  晏晓丽

代理审判员  王建金

人民陪审员  傅晓东

二〇一四年六月二十日

书 记 员  阙 锐

快速法律咨询,30秒响应

网友感言

  • 律师很专业,反应很迅速,刚提交留言就接到了律师的电话,答复有理有据,分析透彻,专业知识强大。

  • 问题解决啦,很开心~~,感谢律师的帮助~~~

  • 平常白天都要上班,没时间去律所,这家律师在下班后也可以接待,非常人性化,而且态度很好,案件已委托,支持一个。

  • 十分感谢,帮忙解决了最近持续很长时间的一个疑问,我发自肺腑的感言!

  • 想要离婚,却不知道要做什么,就是想快点结束这场错误的开始,感谢律师通过诉讼帮我顺利离婚,新的生活已经开始~~。

  • 特别特别好的律师,提供了非常好的解决方案,案件已委托,希望顺利,非常感谢!

  • 案件委托后,借款很快就收回来了,非常满意!

联系方式

电话:18983386464

邮箱:27983386464@qq.com

地址:重庆市渝中区总部城行政领馆1区F3幢2楼

案件咨询 189833864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