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重庆市渝中支公司与任明刚刘柯等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 2019-10-14

 

(2019)渝05民终482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重庆市渝中支公司,住所地重庆市渝中区新华路**,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500000902911719J。

负责人:李隆,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罗娅,女,该公司职工。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友清,重庆盛全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陈秀碧,女,1957年12月28日出生,汉族。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静远,重庆鼎屺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王秀华,女,1982年12月27日出生,汉族。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静远,重庆鼎屺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王华刚,男,1987年3月10日出生,汉族。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静远,重庆鼎屺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王秀芬,女,1986年8月20日出生,汉族。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静远,重庆鼎屺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刘柯,男,1971年3月27日出生,汉族。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小艺,重庆康索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基友,重庆朝锐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任明刚,男,1987年12月9日出生,汉族。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郭寒飞,男,1979年12月28日出生,汉族。

上诉人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重庆市渝中支公司(以下简称中国人保)因与被上诉人任明刚、王华刚、王秀华、王秀芬、陈秀碧、刘柯、郭寒飞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不服重庆市九龙坡区人民法院(2018)渝0107民初1421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9年1月17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上诉人中国人保的委托诉讼代理人罗娅,被上诉人王华刚、王秀华、王秀芬及其与陈秀碧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张静远,被上诉人任明刚,被上诉人刘柯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李小艺,被上诉人郭寒飞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中国人保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改判中国人保在商业险范围内不承担责任。上诉费用由被上诉人负担。事实和理由:一审法院认定事实错误,适用法律不当。1、任明刚非被保险人允许的驾驶人,不符合保险赔偿的前提条件。2、中国人保向投保人送达了合同及条款,对免责条款进行了提示说明。3、本案驾驶员肇事后逃逸,违反法律禁止性规定,保险人不负赔偿责任。

王华刚、王秀华、王秀芬、陈秀碧辩称,一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驳回中国人保的上诉请求。

任明刚辩称,任明刚并没有肇事逃逸,请求维持一审判决。

刘柯辩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该判决保障了受害人的利益,请求维持原判。

郭寒飞辩称,一审判决正确,请求维持一审判决。

王华刚、王秀华、王秀芬、陈秀碧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中国人保等赔偿王华刚等死亡赔偿金547281元(32193元/年×17年)、被抚养人陈秀碧的生活费108105.25元(22759元/年×19年÷4)、丧葬费36636元(6106元/月×6个月)、精神损害抚慰金30000元、办理丧葬事宜的家属误工费1831.8元(6106元/月÷30天×3人×3天)、办理丧葬事宜的家属交通费2000元及办理丧葬事宜的住宿费2000元,合计727854.05元,扣除任明刚已支付120000元,实际起诉主张金额为607854.05元,中国人保在保险限额内承担赔偿责任,超出部分由任明刚、刘柯及郭寒飞承担连带赔偿责任;2.本案诉讼费由任明刚等承担。

一审法院认定的事实:2018年4月28日20时53分许,任明刚涉嫌酒后驾驶渝AFXX**号小型普通客车由九龙坡区龙华大道西城绿锦榕尚居经五福大道驶往巴南区融汇半岛方向,当车行驶至九龙坡区五福大道幸福花木市场路段时,该车车头与道路上的行人王朝虎碰撞,造成车辆受损、行人王朝虎受伤的交通事故。事故发生后,任明刚未报警也未保护事故现场,立即将渝AFXX**号小型普通客车移至路边并将受伤行人王朝虎移至渝AFXX**号小型普通客车上。在现场群众阻止其自行驾驶肇事车辆送伤者到医院后,任明刚通知其同事梁某送受伤行人王朝虎到医院救治,随即在民警到达前藏匿,在民警勘查事故现场完毕后逃离事故现场。行人王朝虎受伤送医院抢救无效于2018年4月29日2时55分在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军医大学第二附属医院死亡。任明刚在事发当日23时许民警电话通知其立即到公安机关接受调查后关闭手机未及时到案,于2018年4月29日9时许自行到九龙坡区公安分局交通巡逻警察支队投案。后重庆市公安局九龙坡区分局交通巡逻警察支队认定,造成此次事故原因为任明刚在夜间驾车过程中对行人动态观察不足致该车与行人相撞,且任明刚事故发生后未报警自行将肇事车辆移至路边,在未标明车辆、行人事故现场相关位置的情况下,独自将伤者移至肇事车上,且在伤者送医院救治后先藏匿于事故现场附近并在民警现场勘查完毕后逃离。行人王朝虎死亡无法对其询问,事故现场监控未记录事故碰撞的具体过程,且事发后任明刚未保护现场且在民警到达事故现场前因自己有饮酒行为先藏匿后逃离,致事故发生后事故现场相关痕迹物证灭失,现场勘查无法确定车辆与行人碰撞的接触点在道路上的具体位置。现无其他证据证明王朝虎有造成此事故的违法行为。任明刚藏匿逃离后无法对其事发时血液中乙醇含量定性定量检验,属毁灭证据,其行为属交通肇事逃逸,应承担此事故全部责任,王朝虎不承担此事故责任。

事发后,王朝虎先被送往重庆市九龙坡区第二人民医院门诊治疗产生门诊医疗费5501.1元,后转至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军医大学第二附属医院继续治疗产生医疗费7238.7元,上述费用均由任明刚垫付。此外,任明刚还向王华刚等支付赔偿款120000元并垫付王朝虎的殡葬费25200元,垫付殡葬费时同意此费用不在以后赔偿款和丧葬费中予以扣除,而作为其人道主义赔付。一审审理中,任明刚认可自己在《两路口尸检室消费服务项目清单》上注明了殡葬费作为人道主义支付而不在赔偿款和丧葬费中扣除,但辩称自己不清楚当时为何作此承诺,现要求在本案丧葬费中扣除。

一审另查明,王朝虎系农村居民,其父母早已去世,其与陈秀碧系婚后共育有三名子女即王秀华、王秀芬、王华刚。从2015年3月30日起至今,王朝虎与陈秀碧、王华刚一直居住在重庆市九龙坡区X号处,王朝虎与陈秀碧还于2016年6月13日在公安机关办理了暂住登记。王华刚等还举示《工作证明》1份,拟证明王朝虎从2013年1月至2018年4月28日在重庆邦创锅炉成套设备有限公司从事普工。任明刚对该证据无异议。刘柯、中国人保及郭寒飞认为王朝虎死亡时已达法定退休年龄,仅为去世前一年在城镇居住,无合法收入来源。

一审还查明,渝AFXX**号小型普通客车系车主刘柯将其出借给郭寒飞用于重庆慧河建设有限公司融汇项目部报送材料等事宜,任明刚在下班后擅自驾驶车辆外出办理私事发生本案交通事故。刘柯为渝AFXX**号小型普通客车在中国人保处投保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100万元以及不计免赔,本次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间内。此外,中国人保向刘柯交付了《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单(正本)》、《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单(副本)》以及《机动车商业保险保险单(正本)》,其中,《机动车商业保险保险单(正本)》载明了被保险人姓名、保险车辆基本情况、承包险种等,以及重要提示:1.本保险合同由保险条款、投保单、保险单、批单和特别约定组成。2.收到本保险单、承包险种对应的保险条款后,请立即核对,如有不符或疏漏,请及时通知保险人办理变更或补充手续。3.请详细阅读承保险种对应的保险条款,特别是责任免除、免赔率与免赔额、投保人被保险人义务、赔偿处理、通用条款等。......,但上述重要提示未以加黑加粗的字体等形式予以载明。一审审理中,刘柯亦否认收到中国人保交付的保险合同条款,中国人保亦未举示向刘柯交付保险合同条款以及对保险合同免责条款进行了提示或明确告知说明的相关证据材料。

一审法院认为,公民享有生命健康权。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本案中,任明刚在夜间驾车过程中对行人动态观察不足致使车辆与行人王朝虎相撞且事发后逃逸现场,其违法行为是造成此事故发生的直接原因,对损害后果负有过错,应承担全部赔偿责任。肇事车辆车主刘柯及借用人郭寒飞对本次事故的发生不存在过错,不应承担赔偿责任。中国人保系肇事车辆的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承保人,其未举示充分证据证明对保险合同中免除保险人责任的条款,在投保单、保险单或者其他保险凭证上以足以引起投保人注意的文字、字体、符号或者其他明显标志作出提示或者明确说明,故其主张的免责条款对投保人不发生法律效力,且亦不存在其他法定免赔事由,故其应当在保险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

对于具体赔偿费用:对于医疗费:王朝虎在治疗期间产生的医疗费12739.8元,有相应的医疗票据,且均由任明刚垫付,予以确认。对于死亡赔偿金:受害人王朝虎虽为农村居民户口,但其经常居住地为城镇,应当按照上一年度重庆市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2193元计算,现主张计算17年,并无不当,故其死亡赔偿金为547281元(32193元/年×17年)。对于被抚养人生活费:根据本案查明的受害人家庭情况,王华刚等主张陈秀碧的被扶养人生活费,于法无据,不予支持。对于丧葬费:虽王华刚等未实际支付产生的殡葬费25200元而由任明刚全部垫付,但任明刚曾向其明确承诺不在赔偿款中扣除,应视为任明刚自行对王华刚等作出的赠与,现任明刚反悔主张抵扣,有违诚实信用原则,不予支持,受害人王朝虎的丧葬费还应按照重庆市上一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标准,以六个月总额计算,现原告主张36636元,本院予以支持。对于受害人亲属的误工费,酌定按80元/天计算3人3天,误工费应为720元(80元/天×3天×3人)。对于精神损害抚慰金:受害人自身对本次事故无过错,其死亡必然造成王华刚等四人都承受失去亲人的精神痛苦,现主张30000元,并无不当,予以支持。对于办理丧葬的交通费:王华刚等四人未举示相应票据证明其实际发生费用金额,但考虑到王华刚等四人为受害人办理丧葬事宜必然会产生相应费用,酌情认定交通费共计1000元。对于办理丧葬的住宿费:酌定按100元/天计算3人3天,应为900元(100元/天×3天×3人)。

综上所述,王华刚等四人因本次交通事故产生的损失为:医疗费12739.8元、死亡赔偿金547281元、丧葬费36636元、受害人亲属的误工费72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30000元、办理丧葬的交通费1000元、办理丧葬的住宿费900元,共计629276.8元。因王华刚等四人未垫付医疗费,故受害者王朝虎的医疗费由任明刚自行向中国人保进行理赔。中国人保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限额内还应赔偿王华刚等四人各项损失110000元,在商业三者险限额内赔偿王华刚等四人各项损失506537元(629276.8元-12739.8元-110000元)。鉴于任明刚除医疗费外,还支付王华刚等四人120000元,为减轻当事人诉累,由中国人保在商业三者险赔偿范围内予以抵扣120000元,此抵扣款项由任明刚自行向中国人保理赔,抵扣后,中国人保在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范围内实际还应赔偿王华刚等四人各项损失496537元(629276.8元-12739.8元-120000元)。据此,判决:“一、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重庆市渝中支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十五日内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和商业三者险范围内赔偿原告陈秀碧、王秀华、王秀芬、王华刚各项损失496537元;二、驳回原告陈秀碧、王秀华、王秀芬、王华刚的其他诉讼请求。”

本院二审审理过程中,各方均未举示新的证据,本院对一审查明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刘柯将其所有的渝AFXX**号小型普通客车出借给郭寒飞用于重庆惠河建设有限公司融汇项目部报送材料等事宜,任明刚系该公司职工,其并非盗抢机动车的情形,渝AFXX**号车辆的保险公司中国人保要求不承担商业三者险赔偿责任于法无据。虽然任明刚驾驶机动车肇事后逃逸属于法律所禁止的行为,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规定,保险人将法律、行政法规中的禁止性规定情形作为保险合同免责条款的免责事由,保险人对该条款作出提示后,投保人、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以保险人未履行明确说明义务为由主张该条款不生效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即中国人保不承担商业三者险的赔偿责任前提应为尽到了对保险合同免责条款的免责事由的提示义务,但中国人保并未举示充分证据证明其已将保险合同条款送达了投保人刘柯,未举示充分证据证明其已将保险合同免责条款的免责事由向投保人刘柯进行了提示,故中国人保以此为由要求不承担商业三者险的赔偿责任同样不能成立。

综上所述,中国人保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7098元,由上诉人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重庆市渝中支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胡智勇

审判员 芦明玉

审判员 陈 华

二〇一九年二月二十一日

书记员  王丽丽

快速法律咨询,30秒响应

网友感言

  • 律师很专业,反应很迅速,刚提交留言就接到了律师的电话,答复有理有据,分析透彻,专业知识强大。

  • 问题解决啦,很开心~~,感谢律师的帮助~~~

  • 平常白天都要上班,没时间去律所,这家律师在下班后也可以接待,非常人性化,而且态度很好,案件已委托,支持一个。

  • 十分感谢,帮忙解决了最近持续很长时间的一个疑问,我发自肺腑的感言!

  • 想要离婚,却不知道要做什么,就是想快点结束这场错误的开始,感谢律师通过诉讼帮我顺利离婚,新的生活已经开始~~。

  • 特别特别好的律师,提供了非常好的解决方案,案件已委托,希望顺利,非常感谢!

  • 案件委托后,借款很快就收回来了,非常满意!

联系方式

电话:18983386464

邮箱:27983386464@qq.com

地址:重庆市渝中区总部城行政领馆1区F3幢2楼

案件咨询 189833864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