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涛宏建筑劳务有限公司与重庆市国厦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建设工程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 2019-10-14

 

(2016)渝0115民初6297号

原告:重庆涛宏建筑劳务有限公司,住所地重庆市南岸区南坪街道南坪正街**天龙广场****,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5001086992840779。

法定代表人:朱涛,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特别授权):魏宗彬,重庆君朝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重庆市国厦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住,住所地重庆市巴**鱼洞巴县大道**一社会信用代码91500113450496090H。

法定代表人:彭嘉,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邹鹏,重庆博志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杨青松,重庆博志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重庆涛宏建筑劳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涛宏公司)与被告重庆市国厦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厦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6年8月17日立案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涛宏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朱涛及委托诉讼代理人魏宗彬、被告国厦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邹鹏、杨青松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涛宏公司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判令被告国厦公司支付原告涛宏公司工程劳务费4091305.17元及违约金(违约金从2016年2月1日起至2016年2月28日止以4091305.17元为基数按照日万分之二计付,从2016年2月29日起至付清时止以4091305.17元为基数按照日万分之三计付)。事实和理由:2013年1月18日,原、被告之间签订了《天工睿城一期5#、6#、7#、8#、14#(商业)、20#(商业)、2#(地下(地下车库劳务承包合同》,约定被告国厦公司将其承包的天工睿城一期5#、6#、7#、8#、14#(商业)、20#(商业)、2#(地下(地下车库按建筑工程设计图纸所示的全部土建工程(不含防水等)劳务分包给原告涛宏公司,新增工作内容按实调增调减。2013年9月18日,原、被告之间签订了《天工睿城二期1、2、9、10、15、16号楼及对应地下车库工程劳务承包合同》,约定被告国厦公司将其承包的天工睿城二期1、2、9、10、15、16号楼及对应地下车库工程按建筑工程设计图纸所示的全部土建工程(不含防水等)劳务分包给原告涛宏公司,新增工作内容按实调增调减。上述合同签订后,原告涛宏公司按照合同约定完成了全部施工内容,其中天工睿城一期的涉案工程于2014年9月18日验收合格,天工睿城二期的涉案工程于2015年12月25日验收合格。2016年1月4日,原、被告双方就天工睿城一、二期的涉案工程进行结算,结算金额分别为31513540.86元和17569797.31元。就天工睿城一、二期的涉案工程,原告涛宏公司向被告国厦公司交纳了保证金1500000元,这1500000元的保证金被告国厦公司已退还原告涛宏公司,因此该笔款项不应计算在被告国厦公司已付工程款范围内。现被告国厦公司陆续向原告涛宏公司支付了工程款44996718元,其中就工睿城一期的涉案工程的工程款已支付完毕,就工睿城二期的涉案工程款仍欠付4086620.17元。为维护原告涛宏公司的合法权益,向人民法院起诉,望判如所请。

被告国厦公司辩称,一、原、被告之间就天工睿城一、二期的涉案工程的工程款并未进行结算,尚未达到合同约定支付工程款的条件。二、我公司已就天工睿城一、二期的涉案工程向原告涛宏公司支付了46652308元的工程款,不存在拖欠。三、根据原、被告之间的约定,原告涛宏公司应向我公司交纳质量保证金,但我公司至今未收到原告涛宏公司交纳的质量保证金,因此不存在退还。三、原、被告之间约定,我公司有权扣留原告涛宏公司部分工程款作为质量保证金,因此我公司可能存在超付的情况。四、原告涛宏公司承接的工程存在质量问题,但原告涛宏公司却未按合同约定进行整改,导致业主重庆翌天房地产有限公司自行整改,并将整改费用505609元从我公司应得工程款中予以扣除,因此该笔整改费用亦应从原告涛宏公司应得工程款中予以扣除。五、原告涛宏公司在施工过程中未尽到安全施工义务,被监理公司、重庆翌天房地产有限公司及我公司罚款共计541617元,该笔费用同时也包含因原告涛宏公司施工存在质量问题,重庆翌天房地产有限公司向购房者支付的赔偿金,该笔费用在我公司与重庆翌天房地产有限公司的结算中予以扣除,因此该笔费用亦应从原告涛宏公司应得工程款中予以扣除。六、即便我公司应向原告涛宏公司支付工程款,原告涛宏公司主张的违约金标准亦过高,请求人民法院予以调低。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对当事人无异议的证据,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对有争议的证据和事实,本院认定如下:1、关于《天工睿城一期工程劳务结算审核表》、《天工睿城二期工程劳务结算审核表》的真实性。原告涛宏公司向本院提交了上述证据原件,被告国厦公司虽对于上述证据中“杨昌建”的签字有异议,但在本院限定的期间内未向本院提出鉴定申请,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故本院对于《天工睿城一期工程劳务结算审核表》、《天工睿城二期工程劳务结算审核表》的真实性予以确认。2、《关于“天工睿城一期工程项目部”管理人员的任职通知》的真实性。虽然原告涛宏公司提交的上述证据疑似彩印件,被告国厦公司亦对于上述证据的真实性有异议,但在本院限定的期间内被告国厦公司未向本院提出鉴定申请,亦未向本院提交其文号为“国厦建司发(2012)第33号”的文件及“天工睿城一期工程项目部”管理人员还存在其他任职文件予以佐证,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同时结合该《关于“天工睿城一期工程项目部”管理人员的任职通知》与《关于“天工睿城二期工程项目部”管理人员的任职通知》的任职人员在项目经理、项目执行经理、预算员等重要岗位一致,且能与被告国厦公司提交的天工睿城一期涉案工程相关付款凭证上签字人员的职位大体对应,故,本院对于《关于“天工睿城一期工程项目部”管理人员的任职通知》的真实性予以确认。

根据当事人陈述和经审查确认的证据,本院认定事实如下:

2012年12月24日,被告国厦公司作出《关于“天工睿城一期工程项目部”管理人员的任职通知》文号为“国厦建司发(2012)第33号”任命彭静为项目经理、杨昌建为项目执行经理、顾朝瑜为现场项目执行经理、雒香均为质检员、鲜志钢为预算员等。

2013年1月18日,原告涛宏公司(乙方)与被告国厦公司(甲方)之间签订了《天工睿城一期5#、6#、7#、8#、14#(商业)、20#(商业)、2#(地下(地下车库劳务承包合同》,约定被告国厦公司将其承包的天工睿城一期5#、6#、7#、8#、14#(商业)、20#(商业)、2#(地下(地下车库按建筑工程设计图纸所示的全部土建工程(不含防水等)劳务分包给原告涛宏公司,新增工作内容按实调增调减。二、3.(6)条约定,乙方留工程总价的2%为工程质量保修金,保修期满一年后经业主单位、甲方检查无质量问题后无息返还。五、1条约定质量基本要求按总包合同有关质量的约定、依据《建筑工程施工质量验收统一标准》(GB50300-2007)为标准,工程质量合格。若未达到上述质量要求,乙方需在甲方规定期限内整改。若未达到上述要求,乙方需在甲方规定期限内整改。若整改未达到要求,乙方除无条件继续整改外,按未达到上述要求的单项工程竣工结算金额的3%支付给甲方违约金,甲方在乙方结算款中扣除。八、2条约定乙方向甲方缴纳1500000元质量保证金,全部工程外墙完工后10日内无息退还100万、全部工程竣工预验收合格后10日内无息退还50万。九、1条约定,甲方委派工程负责人为顾朝瑜、周声明,职务为现场代表,职权为经授权组织发包人的有关人员处理本项目内的甲供材料供应、施工监督、工程验收、移交等工程事宜。九、2条约定,乙方委派工程负责人为雒香均,职务为劳务经理,职权为全权处理本项目内的乙供材料供应及劳动力组织、施工、验收、移交、等工程相关事宜及工程结算的处理有关的经济事务。十五、1条约定,因甲方原因未能按本合同约定向乙方支付劳务报酬的,按10000元/天累计加计算后向乙方支付违约金(特殊情况除外)。甲方未按合同约定退还乙方保证金的按10000元/天累计加计算后向乙方支付违约金。十五、9条约定,甲方未按合同约定的时间支付乙方工程进度款和结算后的剩余款项,逾期在14天以内(含14天)的,甲方不承担任何违约责任;超过14天以上的,每延误一天,由甲方以到期应付额的日万分之二向乙方支付利息;超过28天以上的,超过部分的时间,由甲方以到期应付额的日万分之三向乙方支付利息。

2013年9月10日,被告国厦公司作出《关于“天工睿城二期工程项目部”管理人员的任职通知》任命彭静为项目经理、杨昌建为项目执行经理、顾朝瑜为现场项目执行经理、雒香均为质检员、鲜志钢为预算员等。

2013年9月18日,原告涛宏公司(乙方)与被告国厦公司(甲方)之间签订了《天工睿城二期1、2、9、10、15、16号楼及对应地下车库工程劳务承包合同》,约定被告国厦公司将其承包的天工睿城二期1、2、9、10、15、16号楼及对应地下车库工程按建筑工程设计图纸所示的全部土建工程(不含防水等)劳务分包给原告涛宏公司,新增工作内容按实调增调减。二、3.(6)条约定,乙方留工程总价的2%为工程质量保修金,保修期满一年后经业主单位、甲方检查无质量问题后无息返还。五、1条约定质量基本要求按总包合同有关质量的约定、依据《建筑工程施工质量验收统一标准》(GB50300-2007)为标准,工程质量合格。若未达到上述质量要求,乙方需在甲方规定期限内整改。若未达到上述要求,乙方需在甲方规定期限内整改。若整改未达到要求,乙方除无条件继续整改外,按未达到上述要求的单项工程竣工结算金额的3%支付给甲方违约金,并承担因质量原因甲方、监理、建设单位的任何处罚,甲方在乙方结算款中扣除。八、2条约定乙方向甲方缴纳1500000元质量保证金,全部工程外墙完工后10日内无息退还100万、全部工程竣工预验收合格后10日内无息退还50万。九、1条约定,甲方委派工程负责人为顾朝瑜、周声明,职务为现场代表,职权为经授权组织发包人的有关人员处理本项目内的甲供材料供应、施工监督、工程验收、移交等工程事宜。九、2条约定,乙方委派工程负责人为雒香均,职务为劳务经理,职权为全权处理本项目内的乙供材料供应及劳动力组织、施工、验收、移交、等工程相关事宜及工程结算的处理有关的经济事务。十五、1条约定,因甲方原因未能按本合同约定向乙方支付劳务报酬的,按10000元/天累计加计算后向乙方支付违约金(特殊情况除外)。甲方未按合同约定退还乙方保证金的按10000元/天累计加计算后向乙方支付违约金。十五、9条约定,甲方未按合同约定的时间支付乙方工程进度款和结算后的剩余款项,逾期在14天以内(含14天)的,甲方不承担任何违约责任;超过14天以上的,每延误一天,由甲方以到期应付额的日万分之二向乙方支付利息;超过28天以上的,超过部分的时间,由甲方以到期应付额的日万分之三向乙方支付利息。

2014年9月18日,天工睿城一期的涉案工程验收合格,2015年12月25日天工睿城二期的涉案工程验收合格。

原告涛宏公司向本院提交的《天工睿城一期工程劳务结算审核表》载明,一期工程劳务结算金额扣除罚款50000元、扣税金150000元后为31513540.86元,2%质量保修金为630270.82元,应支付金额为30883270.04元。在被告国厦公司签字盖章处,鲜志钢在编制人处签字,时间为2015年12月31日,顾朝瑜签字,时间为2016年1月4日,杨昌建在负责人处签字,时间为2016年1月4日,无被告国厦公司印章。在原告涛宏公司签字盖章处,有经办人康全签字,时间为2015年12月31日,负责人朱波签字,时间为2015年12月31日,加盖有原告涛宏公司印章。

原告涛宏公司向本院提交的《天工睿城二期工程劳务结算审核表》载明,一期工程劳务结算金额扣除扣税金80000元、二期防火隔离带54000元后为17569797.31元,按合同约定支付90%,应付款为15812817.58元。在被告国厦公司签字盖章处,鲜志钢在编制人处签字,时间为2015年12月31日,顾朝瑜签字,时间为2016年1月4日,杨昌建在负责人处签字,时间为2016年1月4日,无被告国厦公司印章。在原告涛宏公司签字盖章处,有经办人康全签字,时间为2015年12月31日,负责人朱波签字,时间为2015年12月31日,加盖有原告涛宏公司印章。

另查明,《天工睿城一期5#、6#、7#、8#、14#(商业)、20#(商业)、2#(地下(地下车库劳务承包合同》、《天工睿城二期1、2、9、10、15、16号楼及对应地下车库工程劳务承包合同》的合同尾部,杨昌建均作为被告国厦公司的委托代表人签字。原告涛宏公司在施工过程中,所得工程款中绝大部分均是通过杨昌建个人账户转账支付。在被告国厦公司提交的工程款支付凭证上杨昌建多处在领导审批栏、总经理处签字。杨昌建系挂靠被告国厦公司承接涉案工程,系涉案工程的实际投资人。

本院认为,一、关于天工睿城一、二期涉案工程的工程款支付情况的问题。被告国厦公司辩称就天工睿城一、二期涉案工程共计向原告涛宏公司支付了工程款46652308元,并提供了《涛宏付款对应单据明细》予以明确。对此原告涛宏公司只认可收到工程款44996718元。对于《涛宏付款对应单据明细》上2013年4月3日,付工程款1500000元(单号457号),2013年5月11日,付工程款1500000元(单号540号),2014年1月13日,付工程款1500000元(单号1051号),2014年1月26日,付工程款1500000元(单号1099号),2014年5月11日,付工程款1500000元(单号1292号),原告涛宏公司认为其中有一笔系被告国厦公司退还的质量保证金,并非工程款。对于2014年12月1日,付工程款1500000元(单号1667号),原告涛宏公司认为只收到1300000元。对于2016年2月,春节支付李智谋5590元,原告涛宏公司认为李智谋与其无关,对该笔款项不予认可。对于《涛宏付款对应单据明细》上载明的其他付款金额,原告涛宏公司予以认可,并自认在2014年8月29日,被告国厦公司还曾向其支付了50000元的工程款。为证明各自主张,原告涛宏公司向本院提交了朱波在中国建设银行交易账户为62298837********的交易明细,其中2014年12月1日显示收到杨昌建转账存入1300000元。被告国厦公司针对原告涛宏公司的上述异议向本院提交了付款凭证予以佐证:1、2013年4月3日,编号为457的费用报销单显示付原告涛宏公司1500000元,顾朝瑜在复核处签字,杨(昌)建在领导审批处签字;付款凭证显示付原告涛宏公司2013年4月1日长寿天工睿城一期工程款150万元。其中2013年2月1日付工程款100万元,合计支付250万元。原告涛宏公司在收款人处有朱波签字并加盖财务印章及公章,周声明在技术负责人处签字,顾朝瑜在项目经理处签字,杨昌建在总经理处签字;中国建设银行转账凭证显示杨昌建向张光才转账1500000元。2、2013年5月11日,编号为540的费用报销单显示付原告涛宏公司1500000元,顾朝瑜在复核处签字,杨(昌)建在领导审批处签字;付款凭证显示付原告涛宏公司2013年5月4日长寿天工睿城一期工程款150万元。其中2013年2月1日付工程款100万元,2013年4月1日付工程款150万元,当次支付150万元。累计支付400万元。原告涛宏公司在收款人处有朱波签字并加盖财务印章及公章,周声明在技术负责人处签字,顾朝瑜在项目经理处签字,鲜志钢在预算负责人处签字,杨昌建在总经理处签字;中国建设银行转账凭证显示杨昌建向朱波转账支付100000元,向重庆力汇物资有限公司转账支付1400000元。3、2014年1月13日,编号为1051的费用报销单显示付原告涛宏公司(张光才)1500000元,杨(昌)建在领导审批处签字;付款凭证显示付原告涛宏公司2014年1月10日长寿天工睿城一期工程款150万元。其中2013年2月1日付工程款100万元,2013年4月1日付工程款150万元,2013年5月4日支付150万元,2013年6月5日支付300万元,2013年6月13日支付100万元,2013年8月7日支付400万元,2013年9月28日支付100万元,2013年9月30日支付200万元,2013年11月21日支付100万元,2013年12月25日支付100万元,2014年1月10日工程款150万元。累计支付1850万元。原告涛宏公司在收款人处有朱波签字,顾朝瑜在项目经理处签字,鲜志钢在预算负责人处签字,杨昌建在总经理处签字;中国建设银行客户专用回单显示2014年1月10日被告国厦公司转账支付原告涛宏公司劳务费1500000元。4、2014年1月26日,编号为1099的费用报销单显示付原告涛宏公司(朱波)1500000元,杨(昌)建在领导审批处签字;付款凭证显示付原告涛宏公司2014年1月25日长寿天工睿城一期工程款150万元。其中2013年2月1日付工程款100万元,2013年4月1日付工程款150万元,2013年5月4日支付150万元,2013年6月5日支付300万元,2013年6月13日支付100万元,2013年8月7日支付400万元,2013年9月28日支付100万元,2013年9月30日支付200万元,2013年11月21日支付100万元,2013年12月25日支付100万元,2014年1月10日工程款150万元,2014年1月24日工程款500万元,2014年1月25日工程款150万元。累计支付2500万元。原告涛宏公司在收款人处有朱波签字并加盖财务印章及公章,顾朝瑜在项目经理处签字,鲜志钢在预算负责人处签字,杨昌建在总经理处签字;中国建设银行客户专用回单显示2014年1月26日杨昌建向朱波转账支付500000元,招商银行转账汇款业务受理回单显示杨昌建向朱波转账支付1000000元,用途劳务费。5、2014年5月11日,编号为1292的费用报销单显示付原告涛宏公司(朱波)1500000元;付款凭证显示付原告涛宏公司2014年5月8日长寿天工睿城一期工程款150万元。其中2013年2月1日付工程款100万元,2013年4月1日付工程款150万元,2013年5月4日支付150万元,2013年6月5日支付300万元,2013年6月13日支付100万元,2013年8月7日支付400万元,2013年9月28日支付100万元,2013年9月30日支付200万元,2013年11月21日支付100万元,2013年12月25日支付100万元,2014年1月10日工程款150万元,2014年1月24日工程款500万元,2014年1月25日工程款150万元,2014年3月24日工程款100万元,2014年4月9日工程款50万元,2014年4月29日工程款100万元,2014年5月8日工程款150万元。累计支付2900万元。原告涛宏公司在收款人处有朱波签字并加盖财务印章,顾朝瑜在项目经理处签字,鲜志钢在预算负责人处签字;中国建设银行客户专用回单显示2014年5月10日杨昌建向朱波转账支付500000元,2014年5月9日杨昌建向胡箭伟转账支付1000000元。6、2014年12月1日,编号为1667的费用报销单显示付原告涛宏公司(朱波)1500000元,20万(朱波)是李春华转给他的,蒋(云)东在领导审批处签字;工程付款审批表显示支付项目名称为被告国厦公司,收款单位名称为原告涛宏公司,合同暂定金额为2014年10月工程款220万元,累计已付款为上次3652万元+150万元+70万元,合计3872万元,收款单位开户银行未朱波建行,账号为62298837********,原告涛宏公司在收款单位处有朱波签字并加盖财务印章及公章;中国建设银行客户专用回单显示2014年12月1日杨昌建向朱波转账支付1300000元。本院认为对于原告涛宏公司认为《涛宏付款对应单据明细》上2013年4月3日,付工程款1500000元(单号457号),2013年5月11日,付工程款1500000元(单号540号),2014年1月13日,付工程款1500000元(单号1051号),2014年1月26日,付工程款1500000元(单号1099号),2014年5月11日,付工程款1500000元(单号1292号)中有一笔系被告国厦公司退还的质量保证金,并非工程款的问题。原告涛宏公司自称其将1500000元质量保证金转账给了杨昌建的妻子,并非直接支付给了被告国厦公司,现原告涛宏公司未提供证据证明被告国厦公司曾委托杨昌建或其妻子代为收取,亦未提供证据证明杨昌建或其妻子将1500000元转交给了被告国厦公司,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同时,被告国厦公司提交的上述几笔款项的凭证显示被告国厦公司支付的均是工程款,而并非退还的质量保证金,且在上述几笔款项支付时,工睿城一期涉案工程并未验收合格,并不符合原、被告双方约定的退还保证金的条件。故,本院对于原告涛宏公司诉称上述几笔款项中有一笔系被告国厦公司退还的质量保证金的陈述不予采信,上述几笔款项均应认定为被告国厦公司向原告涛宏公司支付的工程款。关于《涛宏付款对应单据明细》上2014年12月1日,被告国厦公司支付工程款1500000元(单号1667号),原告涛宏公司是否只收到1300000元的问题。被告国厦公司辩称该笔1500000元,系分两部分向原告涛宏公司支付,一部分系杨昌建直接转账支付1300000元,另一部分系案外人李春华转账支付200000元,对此被告国厦公司并未向本院提交证据证明李春华实际向原告涛宏公司转账支付了200000元,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同时,结合该笔款项的《工程付款审批表》上载明的原告涛宏公司的收款账户为62298837********(朱波),而原告涛宏公司向本院提交的该账户银行交易明细上并未显示在2014年12月左右有收到过李春华转账支付的200000元。故本院对于国厦公司辩称该笔款项已实际支付1500000元不予采信,本院认定被告国厦公司就该笔款项实际只支付了1300000元。关于《涛宏付款对应单据明细》上2016年2月,春节支付李智谋5590元,是否系被告国厦公司代原告涛宏公司支付的工程款问题。对此被告国厦公司并未举证证明原告涛宏公司与李智谋之间的关系,亦未举证证明原告涛宏公司曾经委托过被告国厦公司代为向李智谋支付该笔款项,被告国厦公司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故该笔款项不能认定为被告国厦公司向原告涛宏公司支付的工程款。综上,本院认定被告国厦公司就天工睿城一、二期涉案工程共计向原告涛宏公司支付了工程款46496718元(46652308元-200000元-5590元+50000元)。

二、关于杨昌建代表被告国厦公司与原告涛宏公司之间的结算是否构成表见代理,即天工睿城一、二期涉案工程是否结算的问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十九条之规定,行为人没有代理权、超越代理权或者代理权终止后以被代理人名义订立合同,相对人有理由相信行为人有代理权的,该代理行为有效。具体到本案首先,杨昌建以被告国厦公司的名义与原告涛宏公司进行结算,而被告国厦公司认为杨昌建并未获得其授权,无权代表被告国厦公司与原告涛宏公司进行结算。其次,杨昌建作为天工睿城一、二期涉案工程的实际投资人,其与原告涛宏公司之间的形成的结算金额,直接影响其自身利益,且原、被告在工程劳务承包合同中约定的项目(如:扣税金、奖励、罚款、质保金等)在上述结算审核表中均有体现,故基本可以认定就上述结算审核表系杨昌建与原告涛宏公司的真实意思表示、内容亦未违反合同约定。再次,杨昌建作为被告国厦公司的委托代表人在《天工睿城一期5#、6#、7#、8#、14#(商业)、20#(商业)、2#(地下(地下车库劳务承包合同》、《天工睿城二期1、2、9、10、15、16号楼及对应地下车库工程劳务承包合同》的合同尾部签字;被告国厦公司任命杨昌建作为涉案工程的项目执行经理;杨昌建作为负责人在《天工睿城一期工程劳务结算审核表》、《天工睿城二期工程劳务结算审核表》上签字;杨昌建通过个人账户向原告涛宏公司转账支付了大量工程款;杨昌建在被告国厦公司提交的工程款支付凭证上多处作为付款的最后一道审批程序在领导审批栏、总经理处签字。上述事实客观上使得原告涛宏公司有理由相信就天工睿城一、二期涉案工程系由杨昌建负责,其具有代表被告国厦公司与其进行结算的代理权限。原告涛宏公司并非明知杨昌建没有代理权而仍与之办理结算,也不是由于自己疏忽大意,缺乏应有的谨慎而轻易将没有代理权的杨昌建认作有代理权的人,其具备主观上的善意且无明显过失。最后,被告国厦公司虽辩称杨昌建与原告涛宏公司形成的结算审批表上可能存在虚列项目,损害被告国厦公司利益,并已就相关情况向重庆市巴南区公安局报案;但就此被告国厦公司并未向本院提交公安机关立案侦查的相关资料,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本院对此不予采信。综上,杨昌建代表被告国厦公司与原告涛宏公司之间的结算构成表见代理,其法律后果应由被告国厦公司承担,即天工睿城一期涉案工程的结算金额为31513540.86元,天工睿城二期涉案工程的结算金额为17569797.31元。

三、关于天工睿城一、二期涉案工程保修期限的问题。原告涛宏公司诉称为竣工验收后一年,而被告国厦公司则辩称为竣工验收后两年。对此原、被告签订的《天工睿城一期5#、6#、7#、8#、14#(商业)、20#(商业)、2#(地下(地下车库劳务承包合同》、《天工睿城二期1、2、9、10、15、16号楼及对应地下车库工程劳务承包合同》中均无明确约定,但在《天工睿城一期工程劳务结算审核表》、《天工睿城二期工程劳务结算审核表》上载明,2015年12月31日质量保证金尚未达到支付条件,而天工睿城一期涉案工程已于2014年9月竣工验收,同时参照《建筑工程质量管理条列》第四十条规定,本院认为鉴于原、被告双方对涉案工程的保修期在合同中没有明确约定,且各执一词的情况下,确认天工睿城一、二期涉案工程保修期限为竣工验收后两年为宜。

四、关于被告国厦公司辩称的天工睿城一、二期涉案工程罚款、赔偿金541617元及整改费用505609元是否应当在原告涛宏公司应得工程款中予以摒除的问题。被告国厦公司向本院提交了其与重庆翌天房地产有限公司之间就天工睿城一、二期工程的罚款、赔偿金、整改费用的相关证据材料。原告涛宏公司对于上述证据材料的关联性、真实性均不予认可;且即便上述证据材料系真实的,在上述材料中也并无原告涛宏公司工作人员的签字认可,亦未得到原告涛宏公司的事后追认。同时,被告国厦公司未向本院提交证据证明其就上述罚款、赔偿金、整改费用所涉及的问题曾向原告涛宏公司发出通知要求原告涛宏公司先自行处理,且被告国厦公司亦未向本院提交证据证明上述罚款、赔偿金、整改费用已实际发生且已在其与重庆翌天房地产有限公司结算时予以摒除。故仅基于被告国厦公司向本院提交的其与重庆翌天房地产有限公司之间就天工睿城一、二期工程的罚款、赔偿金、整改费用的相关证据材料,本院对于被告国厦公司要求在原告涛宏公司应得工程款中摒除天工睿城一、二期工程罚款、赔偿金541617元及整改费用505609元的答辩意见不予采纳。

五、关于天工睿城一、二期涉案工程工程款分别支付的情况。原告涛宏公司主张被告国厦公司向其支付的工程款应先摒除天工睿城一期涉案工程工程款,进而确定天工睿城二期涉案工程款的支付金额。由于原告涛宏公司作为承包人从被告国厦公司分别承接了天工睿城一、二期涉案工程的劳务,因而在施工时间上存在重叠;但根据先做先得、先到期先履行的原则,同时结合原、被告在施工过程中形成的工程款支付凭证,亦可以看出被告国厦公司在实际履行过程中亦系按照上述原则先支付天工睿城一期涉案工程工程款,再支付天工睿城二期涉案工程工程款;因此按照原告涛宏公司的主张并未侵害被告国厦公司的权益,反而有可能减轻了被告国厦公司因逾期付款而承担的违约责任。故,本院对于原告涛宏公司就天工睿城一、二期涉案工程工程款的支付、摒除原则予以支持,但就原告涛宏公司诉称被告国厦公司就天工睿城一期涉案工程的工程款已支付完毕(包含质量保修金)的主张不予支持,因为这与《天工睿城一期工程劳务结算审核表》载明的扣结算总金额的2%留作质保金及《天工睿城一期5#、6#、7#、8#、14#(商业)、20#(商业)、2#(地下(地下车库劳务承包合同》中关于质保金的约定明显不符。综上,本院认定被告国厦公司就天工睿城一期涉案工程工程款除质量保修金630270.82元外已支付完毕,即被告国厦公司就天工睿城一、二期涉案工程工程款分别向原告涛宏公司支付了30883270.04元和15613447.96元(46496718元-30883270.04元)。

六、原告涛宏公司的诉讼请求是否支持的问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规定,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全面履行自己的义务。本案中,原、被告签订的《天工睿城二期1、2、9、10、15、16号楼及对应地下车库工程劳务承包合同》合法有效,对双方当事人均具有法律约束力。原告涛宏公司已按合同约定完成了天工睿城二期涉案工程的施工,该涉案工程现已竣工验收,且已结算;根据《天工睿城二期1、2、9、10、15、16号楼及对应地下车库工程劳务承包合同》第八条约定,被告国厦公司应在2016年1月15日前(结算完毕10日内)向原告涛宏公司支付工程款至结算金额的98%,而被告国厦公司并未依约履行支付义务,故被告国厦公司应按合同约定向原告涛宏公司支付工程款并承担违约责任。被告国厦公司就天工睿城二期涉案工程应向原告涛宏公司支付的工程款为17569797.31元,扣除质量保修金351395.95元及已支付的15613447.96元,还应向原告涛宏公司支付的工程款为1604953.40元。关于违约金的计付问题。如前所述违约金的计付基数应为1604953.40元;至于起止时间及利率标准,根据《天工睿城二期1、2、9、10、15、16号楼及对应地下车库工程劳务承包合同》第十五条第1款约定,因被告国厦公司原因未能按本合同约定向原告涛宏公司支付劳务报酬的,按10000元/天累计加计算后向原告涛宏公司支付违约金(特殊情况除外)。第9款约定,被告国厦公司未按合同约定的时间支付原告涛宏公司工程进度款和结算后的剩余款项,逾期在14天以内(含14天)的,被告国厦公司不承担任何违约责任;超过14天以上的,每延误一天,由被告国厦公司以到期应付额的日万分之二向原告涛宏公司支付利息;超过28天以上的,超过部分的时间,由被告国厦公司以到期应付额的日万分之三向原告涛宏支付利息。现原告涛宏公司主张被告国厦公司从2016年2月1日起至2016年2月28日止按照利率日万分之二计付违约金,从2016年2月29日起至付清时止以按照利率日万分之三计付违约金,系对自身权利所作出的处分,未违反法律规定,且该标准以原告涛宏公司资金占用损失为基础,兼顾原、被告双方履行合同的情况、被告国厦公司的过错程度以及原告涛宏公司预期利益等综合因素,根据公平原则和诚实信用原则予以衡量后,本院认定并不过高,本院对于上述原告涛宏公司主张的违约金的计付起止时间及利率标准予以支持。

综上,被告国厦公司就天工睿城二期涉案工程应向原告涛宏公司支付工程款1604953.40元及违约金(违约金从2016年2月1日起至2016年2月28日止以1604953.40元为基数按照日万分之二计付,从2016年2月29日起至付清时止以1604953.40元为基数按照日万分之三计付)。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十九条、第六十条、第五十六条、第五十八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限被告重庆市国厦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向原告重庆涛宏建筑劳务有限公司支付工程款1604953.40元及违约金(违约金从2016年2月1日起至2016年2月28日止以1604953.40元为基数按照日万分之二计付,从2016年2月29日起至付清时止以1604953.40元为基数按照日万分之三计付);

二、驳回原告重庆涛宏建筑劳务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39530元,由被告重庆市国厦建筑工程有限公司负担15507元(限被告重庆市国厦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向本院缴纳),原告重庆涛宏建筑劳务有限公司负担24023元(原告重庆涛宏建筑劳务有限公司已缴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或者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何 强

代理审判员 向 伟

人民陪审员 李小军

二〇一七年四月十九日

书 记 员 王国鹏

快速法律咨询,30秒响应

网友感言

  • 律师很专业,反应很迅速,刚提交留言就接到了律师的电话,答复有理有据,分析透彻,专业知识强大。

  • 问题解决啦,很开心~~,感谢律师的帮助~~~

  • 平常白天都要上班,没时间去律所,这家律师在下班后也可以接待,非常人性化,而且态度很好,案件已委托,支持一个。

  • 十分感谢,帮忙解决了最近持续很长时间的一个疑问,我发自肺腑的感言!

  • 想要离婚,却不知道要做什么,就是想快点结束这场错误的开始,感谢律师通过诉讼帮我顺利离婚,新的生活已经开始~~。

  • 特别特别好的律师,提供了非常好的解决方案,案件已委托,希望顺利,非常感谢!

  • 案件委托后,借款很快就收回来了,非常满意!

联系方式

电话:18983386464

邮箱:27983386464@qq.com

地址:重庆市渝中区总部城行政领馆1区F3幢2楼

案件咨询 18983386464